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新浪专访达喀尔拉力赛中国参赛车手

字号:

http://dalian.sina.com.cn   2010年02月03日14:27   新浪汽车

 新浪汽车专访兴业银行-酷车时代达喀尔车队朱金忠、何旭东
 新浪汽车专访兴业银行-酷车时代达喀尔车队朱金忠、何旭东

  这是一支刚刚成立一周年的年轻车队,他们却首次参加达喀尔就顺利完成了比赛,在这项号称全世界最为艰苦的拉力赛,每年比赛只有不足三分之一的车队能完赛的比赛里,他们创造的是一个奇迹。他们不是所谓的厂队,无论是专业的车辆组装过程,还是繁琐的报名程序,他们全部亲历亲为。但他们却创造了中国人参与达喀尔拉力赛的一项又一项奇迹,令人钦佩。出征前,新浪汽车同样采访了朱金忠,当时他不过是被外界称为一位“玩票的业余车手”,很多人打赌他最多完成三个赛段。而今,这位业余车手顺利完成了达喀尔,以第44名的成绩顺利完赛,重新走进新浪汽车,接受我们的专访,与我们分享达喀尔拉力赛过程中的喜悦和痛苦。采访完成后,我很想把我的祝福送给两位中国车手:人生不过短暂的一趟旅程,而他们却经历了那么曼妙的风景。

  主持人:你对这次达喀尔完赛之后印象怎么样?有没有让你觉得比较有趣的或者记忆比较深刻的事情,跟大家分享一下。

  朱金忠:去参赛之前新浪汽车对我们做了专访,在这期间也都很关注我们整个比赛的过程,我代表酷车时代表示感谢。其实达喀尔就像它的创始人撒宾先生说的,对去达喀尔的人是挑战,对没去达喀尔的人是梦想,这个描述非常贴切。达喀尔我是第一次去,对达喀尔的精神印象深刻,并且有了一定的理解,坚持不放弃的精神、承受和解决一些在常人看来不可能排除的困难,并且达喀尔提倡的相互精神,团队的协作精神,这都是达喀尔的精髓。

采访现场
采访现场

  这次去达喀尔结果我非常满意,我们是整个团队去达喀尔,实现了中国人在达喀尔历史上破了四个第一,第一个是中国组合在达喀尔第一次完赛。第二个是中国的领航员首次完赛达喀尔。第三个是中国人自己改装的赛车去达喀尔,而且完全。第四个意义非常重大,是中国人自己的维修、后勤保障团队首次服务于达喀尔拉力赛。实际上这么做风险很大,在国际顶级的赛事、强度和难度远远大于国内比赛,我们团队完全没有国际大赛经验,到底能不能完成任务谁心里也没有底,但是我们从长远发展的角度考虑早晚要有人走这一步,而且中国人要想在汽车赛事有长足进步一定要有整体团队走出国门,去学习技术和增长经验,否则永远依赖外国人才能参加达喀尔。

  这次参赛这个目的达到了,这是我们的财富,也是中国汽车赛事可借鉴的宝贵经验。

  新浪汽车的LOGO跟随着酷车时代车队第一次踏上了达喀尔的征程
  新浪汽车的LOGO跟随着酷车时代车队第一次踏上了达喀尔的征程

  主持人:朱总,走之前咱也聊过,去之前做了很多的准备,无论是心理上的还是身体上的,还是其它方面的。你跑完比赛,觉得跟你之前相比,是比想象的更加艰苦,还是感觉容易一些?

  朱金忠:在这中间,中央电视台也都采访过,我也说了这个事。在去之前做了很多的思想准备,包括去过达喀尔的这些前辈们都讲了很多,尤其在吃苦上做了很多的想象的思想准备,但是去了以后,比我想象中还难多了。

  何旭东:走之前打了好几次预防针。

  主持人:有些东西没有经历过是无法想象的。

  朱金忠:对,你没办法现在在这种环境下,能够想到怎么会有那种事情发生,怎么会有这么苦的事情。还有一个情况,我们俩在那儿,经常在车上骂组委会,怎么可能人要这么故意去折磨人、摧残人,就这样一种状态。比我们想象的真的难的多,尽管之前做了很多思想准备。

  何旭东:我们好几次在赛道上都想,之后去收拾那个设计赛道人,太过分了。

  朱金忠:达喀尔30多年了,32届,最开始可能是前多少年因为车辆改装,车辆不行,可能慢慢淘汰率越来越多。随着现代化,技术越来越更新,改装也越来越好,其实对车辆的技术本身已经要求不是特那什么了,但是他是有意识的,车辆的艰苦程度,或者车辆已经提升了,但是就有意识的提高对人的意志的折磨,让你在这些方面觉得自己受不了就退赛,现在完赛率还是30%多。

  主持人:其实精神就是要挑战你的极限,这个路线必须要设计得让你感觉过不去,但是最后真的挑战极限,真的过去了,找到了一个临界点。

  朱金忠:可能其中有一些是人的意志承受不了了而去退赛,有一些是因为人为的因素而退赛,心理、意志、身体状况承受不了,有一些才有可能是车辆承受不了而退赛。大家都在不同的方面找到了你说的临界点,有人过去了,有人每能过去,没关系明年再来挑战,这也是达喀尔的魅力之一。

  主持人:您觉得对心理或者意志上,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就没法去了解,心理上、意志上对我们的考验,主要是哪些方面?就觉得漫漫沙漠,一个人都看不到,或者是寂寞,或者是痛苦,主要是这些方面,心理层面。

  朱金忠:是,我觉得心理层面,有一天30几个小时全部在戈壁和沙漠中,就在阿塔卡玛沙漠,37个小时,37个小时没有见过一根草,那个沙漠据说已经500年没下过雨了,描述说是地球上最接近火星的地表。

  何旭东:他们连细菌都没有。

  主持人:细菌都存活不下去。

  朱金忠:37个小时,完全是在那里。因为人不是静止的,是需要奔着一个目标不断拼命的时候,人这时候的承受能力。还有一种精神上的东西,有的时候很简单,说你已经跑了500多公里了,最后就剩50公里,眼看着一算,说这50公里差不多有一个小时就能够过去,盼望以久的终点马上看到了。但是快跑到终点的时候,眼前的一条道只能保持每小时10公里速度,你再一算,还要跑5个小时,你那种希望马上就又破灭了,这时候对人的意志是很大的打击和折磨。

兴业银行-酷车时代车队朱金忠
兴业银行-酷车时代车队朱金忠

  主持人:就跟沙漠里的海市蜃楼一样,看着好像快到了,一走就太远了。

  朱金忠:就让你觉得这精神上一下子受不了。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Powered By Google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