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评论:张信哲情歌继续 幸福力量不减当年

字号:

http://dalian.sina.com.cn   2010年10月25日13:40   新浪大连娱乐
张信哲新碟封面
张信哲新碟封面

  新浪娱乐讯 出道二十年,张信哲开创了新一代情歌,甜而不腻,伤而不哀,哀而不愁,愁而不怅。温文尔雅形象,歌曲直抵内心,销售高居不下?他集这三个优点于一身,成了毫无争议的情歌王子。在2010年隆重推出第31张专辑《初》,以回到唱歌的起点为题。2010年是全新的里程碑,他与乐迷一起回到最初、最真和最美的自己,唱出触动回忆的歌曲。他在新碟再次用无可取代的温暖与深情,新碟所收录的歌曲有《爱不危险》、《空位》、《冷太阳》、《幸福的力量》和《好像爱情》等共十首精彩新作。整体风格很协调的一张专辑。钢琴、手风琴、弦乐,都是些很能衬托人声磁性的暖色调乐器,加上充满唯美艺术气息的编曲。不愧定名为《初》──回归了“介绍给大家一个好声音”的原点。“情歌王子”不过是少女受众和唱片公司包装下的虚名,那些本不属于他的光辉总要淡去。阿哲从来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好声音,能让耳朵瞬间暖起来,不再麻木冰冷。身处这样的时代,在不同的大都会中流转,你身边却始终保持着,一个空位…离开了一座城市,抵达另一座城市,我和你擦身而过的瞬间,依靠过,然后又分离;就像才刚刚挥别了昨天,今天又紧接而来,一个人去体会另一个似曾相似的,日出到日落。我们总是把都会和爱情划上等号,却常常在都会里找不到,爱情的双数。 

  上一张《逃生》玩的东西挺多,但各种试验结果似乎并不理想。中国风的《牡丹忧》、请到MC hotdog的Rap的《单车与跑车》都感觉“不太张信哲”,还是陈小霞给他做的《最好的时光》与《长途旅行》更适合哲迷“耳畔厮磨”。于是这一张,两年,等来的是“最《初》的感动”。2010新专辑描述都会男人反樸归真,却彷佛遇见最初的自己,由张信哲精彩地演绎。近年总是忙于工作的阿哲,奔波在世界各个城市,走遍了各地的舞台进行表演,对于感情也许一再转身错过了,也许从没真正发现过.。。可是,我们却习惯叫着他“情歌王子”、习惯把他的歌当作知己,就像最初的老朋友一般,我们见面寒暄用歌里的深刻互相对话,我们投射彼此内心深处的情感反射,甚至已经渐渐习惯,毫不掩饰的借着他的歌来取暖。踏进了出道的第21个年头,张信哲再一次用他无可取代的温暖与深情,唱出《初》专辑中一首首爱情歌颂,一句句诚恳告白。 《当时》从词到曲,都很典型的哲式情歌风格。让人一听就知道是张信哲。不会有错,放在track1正合适。回旋的副歌部分很像《从开始到现在》那种一唱三叹,只是在鼓点的铺陈和小提琴的烘托下不复清冷透彻,而变为进行曲式的华丽流畅。这也奠定了整张专辑的基调:用弦乐的温暖,去烘托阿哲干净漂亮的高音。《空位》这样的歌,不仅有细致的场景和心情,连人物年纪和背景都呼之欲出,反而是从前细腻如丝的李宗盛都没有帮他写过的。从美声,到感情里的各种角色,终于褪去了戏剧化成为生活里有自己生活的身边人。

  《幸福的力量》和Olivia合唱的一曲。这么多年,总算有个像样的女声来和张信哲配对了。之前张信哲的男女对唱,论默契度,当属和于台烟的《错过你错过爱》;论流行度,当属和刘嘉玲的《有一点点动心》;论卡拉大家唱,当属和范文芳的《别让情两难》。但是都可以说,或唱功或声线都输给张信哲,实在太难搭──都不如《两个小孩子》里前面那段莉香和丸子之间的俏皮对话来得贴切舒服。Olivia 这次献声很意外,也很成功,在声线上难得地和阿哲琴瑟和鸣,“我們的愛 用翅膀追逐 擁抱永恆 在星空慢舞”两句高音转调,两人的表现都很漂亮很默契。可惜这首歌词曲流行元素并不够,不属于那种能大热的口水小调。《冷太阳》似乎是《白月光》的续集,歌曲结构都相似到不行。白月光来自日剧作曲大师松本俊明,《冷太阳》的作曲正好也是日本音乐人木村充利。曲风都是抒情诗一般的淡淡中透着哀伤,又不曾泛滥丝毫,有一种“和式”文化的“盆景之痛”。词意都是对过往的哀叹,一个是“白月光 照天涯的两端”,一个是 “冷太阳把你我晒伤”,一个是冷夜的白昼,一个是白昼的冷夜。极有趣的音乐对联,意境、曲风、演绎都可谓旗鼓相当。能有这样的词曲先后被阿哲演绎,实为幸事一件。歌迷实在应该把两首歌拿来一起相提并听。编曲方面,我还是固执地认为一开始那点钢琴清冷地点缀就已足够,这是《冷太阳》,无需半分热烈耀眼,就能直射心房。第二遍高潮时的弦乐烘托在我看来还是太过浓艳,尤其是那支号的闯入。弦乐的温暖对这首歌的“寒气”有所损伤。考虑到专辑的整体风格,这样的处理也不能说失误。

  《别说》曲风情调,都让人想起《梦想》专辑中的《已经结束了吗》,但没有那首来得极致利落。节奏接近中速,不如《已经结束了吗》快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整张专辑的风格统一,让萨克斯刚刚带出的苍凉感,很快就被崛起的弦乐淹没,吉他的随性也削弱了伤感氛围,显得浪漫却不够黑暗、迷醉。“別說別說別說了對白太多怕毀滅”这两句,阿哲用了假声处理,在弦乐的铺陈下就显得略感力度不足。如果编曲处理的略再迷幻些单薄些,可能效果反而更好。《别说》装扮的旁观者眼光,《当时》的怀旧气氛,《悲伤》的深情,《我看见》的温暖,不是不好,只是好像张信哲在十年前就已经唱遍这样的题材,这次的描写角度不够动人,也不见得有新意,实在可惜。最后成型的《初》,比起《逃生》在选歌和可听性上大大不如,却有更好的歌手定位,不过定位这种虚无的概念普通听众未必想了解,比起《做你的男人》又不可能有那样的普及程度。

  出道了20年,张信哲这次的回归,还是给了不少的惊喜,就如仿佛在白天听见了黑夜的孤独,幸福的力量,全因为你,张信哲,这次带来了温暖,带来了我们所要的,他所给以的情歌。这就是感动,这就是张信哲。eric


爱问(iAsk.com)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