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辽宁拆迁户刺死官员案开审 民众请求轻判

字号:

http://dalian.sina.com.cn   2010年10月31日08:18   京华时报
辽宁拆迁户刺死官员案开审民众联名请求轻判
高湾区管委会取得的《房屋拆迁许可证》显示:“拆迁期限”为“2006年7月5日—2006年9月4日”,今年案发时已过有效期。
辽宁拆迁户刺死官员案开审民众联名请求轻判
10月27日,抚顺“4·8”拆迁命案在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公诉人否认被害人事发当天是去“拆迁”□辩护律师认为被告人是在反抗暴力拆迁自卫杀人

  曾引起极大社会关注、被害人为目前国内已知拆迁命案中职务最高官员(区建委主任,管委会副主任公示期)的辽宁抚顺“4·8”拆迁命案,10月27日在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拆迁命案开庭审理

  今年4月8日,辽宁省抚顺高湾经济区建委主任王广良带领队伍和铲车到黎明特钢厂“执法”时,被钉子户杨义用尖刀刺死。10月27日,该案在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仅100多座位的旁听区站进了200多群众。开庭当日,被害人王广良之妻并未到庭。庭审现场辩论激烈。公诉人否认被害人王广良事发当天是去“拆 迁”,并对被告人杨义控以故意杀人罪;被害方辩护律师更是当庭请求“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被告人辩护律师则认为,杨义并无蓄意杀人的主观故意,是 在反抗暴力拆迁的自卫中一时激愤杀人,应定性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并请求从轻处罚。

  ■细节披露

  10月27日上午9点30分,身穿紫红色看守所囚服的杨义被押上被告席,随着庭审的展开,这起半年前曾轰动全国的拆迁命案某些细节得以披露。

  公诉方:否认当天进厂强拆

  公诉人称,经抚顺市公安局侦查查明:杨义于2010年4月8日9时许,在位于抚顺市高湾金地家园小区7号楼3单元501室的家中接到其弟妹王艳 秋电话后,通过窗户看见有许多人在其家楼下,认为系要对其弟弟杨勇经营的黎明特钢厂进行强制拆迁,遂携带两把尖刀来到黎明特钢厂,在厂前空地见到来该厂进 行资产交接工作的抚顺市经济开发区高湾经济区管委会工作人员、被害人王广良(男,卒年45岁),杨义让其离开该厂,王广良对其不予理睬,杨义遂上前用左手 搂住王的颈部,右手持一把随身携带的尖刀照王的胸部猛刺数刀,致王当场倒地,随后又将上前制止其的被害人朱玉斌左手刺伤,后杨义被其他在场的工作人员制 服。

  王广良被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王系被带刃利器刺扎右胸部,造成右肺破裂,心脏主动脉根部破裂导致大失血而死亡。朱玉斌的左手为轻微伤。

  辩护方:拆迁队抓人欲强拆

  北京市中鸿律师事务所律师乔羽为杨义的辩护人,他当庭质证,认为检方起诉书“遗漏”了杨义行凶前的重要情节——“暴力拆迁”的“前奏”部分,而这与本案有直接关联。

  乔羽称,经律师调查,事发前半小时左右,高湾经济区管委会组织的一支50多人的拆迁队伍已进入黎明特钢厂,准备实施强制拆迁。撵走了4名工人, 并闯入厂内居室,将被告人弟弟杨勇及弟媳王艳秋和岳父暴力拖入随行的面包车,在此过程中,杨勇被殴打致伤。王艳秋情急之下给杨义打了电话:“哥,他们来人 了,你快下来!”

  杨义接王艳秋电话后从所住5楼窗户向楼下看去,能清晰俯瞰整个工厂,院门口、院内50多人,有的穿制服,有的头戴钢盔,还停着推土机、面包车 等。杨义随后下楼从后门进入厂内,并在一间办公室工具箱取出两把平时用来杀兔、杀羊的剔骨刀。此时工厂已清场准备强拆,就捅了看上去像个指挥强拆的人,而 此前杨义和王广良并不认识。

  ■现场

  当地群众联名

  请求从轻判决

  10月27日,杨义案庭审完后,大批当地群众围在法院门前展示联合签名。联名信内容为:尊敬的法官:我们是抚顺市的公民,我们证明:抚顺高湾区 的杨义家没有得到分文拆迁补偿款、在违法的暴力拆迁逼迫情况下,杨义情绪义愤激动后用刀捅了组织暴力拆迁的人。我们一致联名请求法官考虑违法暴力拆迁的起 因,对杨义给予从轻判处。

  为表示签名的真实性,许多人留下了电话号码。

  此案审理后未当庭宣判。杨义在做最后陈述时表达悔意并向被害人致歉:“因为我的过错导致被害人死亡,对不起他。”“不是我本意,我是想制止他们拆迁的行为,没想杀死他。”

  ■辩论焦点

  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致死

  庭审辩论最大焦点,在于对案件的定性—— 公诉人和被害方辩护人均认为此案应定性为故意杀人罪,而被告辩护人则辩称应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

  庭上,被害方辩护人辽宁三君律师事务所律师韩学玲披露了杨义的部分口供。杨义跑到厂院看到王广良后,“看这个人就是管事的”,遂叫王出去,“他 不出去,还白了我一眼”,因此激怒了杨。韩披露,杨口供还说过“谁要拆我们家房子,我就攮谁”“我现在就身体不行,好的话攮十个八个”之类的话,认为杨义 “蓄意杀人”,并当庭请求法官“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

  杨义对此反驳,称自己“不是穷凶极恶”,“没想过杀死他,也不想杀死他”。

  乔羽律师辩称,故意杀人罪与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的区别在于:虽然二者的结果相同,但犯罪人的主观意图不同。在本案中,被告人伤害他人致死发生在 管委会暴力拆迁的前提下,且与受害人互不认识,素无仇怨,被告人并不存在任何杀害被害人的主观动机和意图,没有事先预谋或准备刀具。相反,是在拆迁队伍强 行殴打、控制被告人亲属时,被告人在听到呼救请求后,出于保护亲人、自己和自家财产的需要,在拆迁现场顺手拿了剔骨刀攮了被害人,属现场激情伤害致人死 亡。

  “资产交接”还是“强制拆迁”

  庭辩的另一焦点,是被害人王广良当天带领队伍去黎明特钢厂,到底是“资产交接”还是“强制拆迁”?

  公诉人证明当天王广良是去进行资产交接工作,证据主要来自高湾管委会的证人及证言。但对这一说法,乔羽律师当庭予以否定。

  乔羽提供一份2006年8月9日由高阳分场(甲方)与杨义父亲杨振祥(乙方)所签订《抚顺经济开发区黎明特钢厂固定资产及承包费用分割清算协 议》显示,黎明特钢厂地上建筑物(含有产权和无产权房屋)归乙方所有,即该厂房屋、设施和设备的所有权是属于被告人家所有,而非高阳分场所有。

  乔羽当庭质询:既然房屋、设施设备等资产所有权属被告人家所有,“资产交接”是交接谁的资产?如果不准备强制拆迁,仅仅资产交接,为何把资产所有权人控制在面包车内?为何要带领50多人?为何要头戴钢盔手拎榔头?为何带推土机?

  被告辩护人还对管委会的拆迁资格进行质疑。法庭示证的高湾区管委会取得的《房屋拆迁许可证》有效期显示,“拆迁期限”为“2006年7月5日-2006年9月4日”,在2010年4月8日已过了有效期,乔羽认为此拆迁行为应属无证拆迁的违法行为。

  另外乔羽认为,案发前的2010年3月9日,由高阳分场向杨义发出《强制拆迁通知》主体不当。高阳分场是企业性质,并无权力下达强制拆迁通知, 有权发通知的须为法院、政府拆迁部门或者是拆迁人。而且,据现行《拆迁条例》第十四条规定:“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对补偿形式和补偿金额、安置用房面积和安置 地点、搬迁过渡方式和过渡期限,经协商达不成协议的,由批准拆迁的房屋拆迁主管部门裁决。被拆迁人是批准拆迁的房屋拆迁主管部门的,由同级人民政府裁 决。”

  乔认为,本案中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并没有达成协议,拆迁人想继续拆迁,应先向拆迁管理部门或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申请行政裁决,而高湾管委会未经行政裁决,自行组织强制拆迁属于违法拆迁、暴力拆迁,属于不法侵害被告人的家庭财产权益。

  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爱问(iAsk.com)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